探寻近段LED企业的“蛛丝马迹”

来源:2020-08-04 21:47:37

LED照明市场就像一块香饽饽,众多厂商千帆竞发,却难以真正做到百家争鸣。LED突围之路在何方,众企仍在且行且看中摸索。

  这要闹哪样?“百日王朝”未到,七喜控股退赛LED市场

  七喜控股上周六一则公告让投资者疑窦丛生,公司欲转让的LED公司—广州七喜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喜光电)在今年8月9日刚刚成立。记者注意到,在变卖LED企业的同时,公司又喜欢上了医药行业;不仅参与设立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并且还增资旗下的医药公司百奥泰。

  转让多家公司股权

  七喜控股上周六发公告称,公司与广州七喜资讯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喜资讯)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将所持有的广州七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精密模具有限公司,七喜(香港)科技有限公司,七喜光电,广州诚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禾电子)等五个子公司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七喜资讯,转让价格为19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七喜资讯与上市公司为同一法人控制的关联企业,控股股东均为易贤忠。七喜控股声称,此次转让的标的公司均非公司主营业务,转让这些标的公司后,公司可节约资源集中投入其他业务或新的领域、改善公司现金流,有利于公司不断加快转型升级步伐,进一步整合公司资产,优化资产结构。

  另外,由于上述5家标的公司经营压力和亏损额度加大,转让标的公司股权可避免对上市公司业绩的负面影响持续,对七喜控股财务报表利润将有一定的正面影响,所以七喜控股欲转让。资料显示,转让的5家标的公司中,今年1~10月仅有诚禾电子微盈6.3万元,其余全部亏损。

  涉足医疗器械领域

  七喜控股欲剥离亏损资产无可厚非,但是不解的是,5家公司中有两家公司是2013年刚成立的公司,其中七喜光电成立时间仅3个多月。七喜控股在设立七喜光电时就曾提到,主要是结合市场需求,对应LED照明及相关产品的市场发展,由此扩张公司业务范围,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随着LED产品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由于新成立子公司主要产品并不涉及LED核心技术,公司面临市场竞争激烈,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快挑战。公司将利用对电子产品行业特征熟悉的经验,注意规避经营上的风险。

  从上述情况不难发现,公司早就注意到市场竞争激烈;但成立仅短短3个月就被剥离多少还是让人无法理解。实际上,不止是LED,今年以来,七喜控股在主营业务陷入低迷的情况下,进军多个热门行业。在设立七喜光电不久,公司又投资两家游戏公司,沾上了热门的游戏概念。

  记者注意到,5家子公司转让的同时,七喜控股又发了两份投资公告。首先,公司与七喜资讯联合其他三位股东欲共同投资设立广州七喜医疗设备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医疗器械,但公司出资额实在微不足道,仅80万元;其次,公司拟出资36万美元增资百奥泰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研发新型抗癌药物及新型心脑血管药等;增资后,公司持股比例不变,仍为18%。如此看来,玩不转LED的七喜控股又开始玩医药行业。

  乾照光电上演“中国合伙人”邓电明坚称能当好“船长”

  2013年上半年热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引发无数共鸣,人们感动于“新梦想”三位创始人创业初期的肝胆相照,也扼腕于财富膨胀后三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纠葛。

  事实上,这一幕也不断在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真实地上演着,曾经创造创业板最快上市“神话”的乾照光电便是其中的代表。随着近日公司三大创始股东终止“一致行动协议”,其间演绎的现实版“中国合伙人”,情节比电影版更跌宕曲折。

  乾照光电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这也是9家创业板公司共同面临的局面。有投资机构认为,公司“无主”潜存着股东间股权争夺甚至被举牌的风险,应引起公司管理层警惕,公司股权结构安排的得与失更值得反思。

如今一致行动同盟瓦解

  如今,一切时过境迁。乾照光电上市后业绩暂别过去的高增长,公司股价一路跌至十元以下,期间大非解禁后更是接连遭遇减持套现。更雪上加霜的是,昔日的“一致行动同盟”以11月6日公司发布的一则公告宣告瓦解。公告称,上述一致行动协议于8月12日到期后,经三大股东协商无果,决定不再续签,公司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这样的局面一度让曾经看多乾照光电的众多投资者十分不解,人们不禁要问:无实际控制人会影响公司稳定,三大股东为何说不签就不签了?公司这一路走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此,公司董事长邓电明也是唏嘘不已,他说,乾照光电创业至今的经历,是段“有意思”的故事。

  “两王”龃龉王维勇被劝退

  知情人士则表示,乾照光电一路走来,王维勇作为并列第一大股东对公司的发展成长其实也抱有很强的责任心,尽管有些工作方式不太妥当,但相信任何人的初衷都是为公司好。“当初倾囊为公司解决资金瓶颈的时候,王维勇和其妻子周易旗下公司的资产都一点点被掏空了,即便只是出于投资回报考虑,这种贡献也是值得尊敬的。”他说。

  在乾照光电成功上市的“光环”渐渐褪去之后,公司无论是业绩还是二级市场表现均开始走下坡路。尽管其中成因众多,但不能忽视的是,公司管理层及股东间的龃龉,对于这一局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除“三驾马车”隔阂不断加深之外,其他早期股东红杉资本、叶孙义和郑顺炎也在2011年到2012年部分股份解禁期间开始选择“用脚”投票,借股价高位大幅减持股份,如今持股均降至5%以下。创始股东之一的叶孙义2012年更是在套现数亿元后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董秘职务,据称已转战PE界。中国证券报记者联系到红杉资本中国区基金合伙人周逵,相比于当初入股乾照光电的高调,他现在表示没有什么可说的。

1
成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