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巨额收购回归霸主地位:再遇反垄断压力

来源:2020-08-01 21:30:45

导语: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AT&T此次收购T-Mobile美国其实是希望重新获取已经丧失多年的垄断地位,但这对市场而言却是一种倒退。 以下为文章全文: 欢迎回来,贝尔大妈(Ma Bell,指AT&T)。不过我们并没有想你。 看到你回来,着实令人吃惊。27年前,美国政府打破了你对这个国家电信行业的垄断。嘿,好样的iPhone!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点,从你上周日意外宣布390亿美元收购T-Mobile美国便不难看出。这起交易将把AT&T与全美第四大移动运营商整合到一起,而AT&T本身已经是一家巨无霸,它结合了以前的SBC、Ameritech、SNET、PacTel、BellSouth、 Cingular Wireless、AT&T Wireless和 很久以前的AT&T的剩余部分。 总的来看,新的贝尔大妈控制着全美移动市场约40%的份额,并将大力削弱第三名,也就是Sprint Nextel的地位,后者的股价周一下跌了14%。垫底的三家运营商Leap Wireless International、MetroPCS Communications和U.S. Cellular的合并收入也只有你800亿美元预期收入的八分之一。 1999年,曾经有十几家规模可观的移动运营商。但这一交易却意味着,仍然可以与你抗衡的只剩下Verizon Wireless一家。在放宽监管和竞争等问题上,数十年激烈的政治斗争导致了一个最出人意料的结果:对于电信行业而言,要获得网络稳定性并吸引新的投资,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当年贝尔的垄断地位被打破时那样。 听听AT&T董事长兼CEO兰德尔·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是怎么说的:“我第一次当董事长时,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你想要什么,利润还是服务?\\’我说,‘我都想要。但首先是服务,利润紧随其后。\\’” 事实上,这并非斯蒂芬森首创。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这家电信垄断者因为法院的分拆令而陷入困境时,AT&T前董事长约翰·德巴茨(John DeButts)就曾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斯蒂芬森对待收购的逻辑也是惊人的相似。AT&T将会斥资80亿美元投资一家新公司,提升用户服务。但与此同时,还会削减400亿美元的成本,创造之前向华尔街许下的利润。 斯蒂芬森周一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的讲话就像是老套的垄断模式,他说,该交易“是一笔巨大的投资,也是一家美国公司对于提升在美国移动宽带领域领导地位的重大承诺”。 他和公司的其他高管都暗示,如果AT&T无法获得更多频谱,或者完成T-Mobile美国的交易,移动数据价格就面临上涨的风险。 这一点倒是很实在。合并后的服务和利润都将好于两家公司各自为战。运营一个全国性的移动网络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资本开支,自从2005年以来,AT&T大概投入了900亿美元。而如果德国电信不想再进行必要的投资,AT&T显然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它并非最差的接管人。 对于一家天生热衷于规模的企业而言,更大的规模无疑会带来更大的利益。但是该公司却在改善服务和削减成本这两个对立的想法之间徘徊。据估计,AT&T长期的开支节省目标约为400亿美元,包括100亿美元的冗余手机基站,借此提升网络效率。另外还有100万美元则会被用于撤销呼叫中心和账单业务。这可以极大地取悦华尔街,但是却无法取悦美国政府。与此同时,在美国市场研究公司J.D. Power的最新调查中,AT&T被评为全美最差移动运营商。 资本、垄断和公共利益之间的最佳界限在哪里?上一代人似乎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曾经在早先的贝尔大妈分拆案中出庭作证的AT&T首席工程师欧文·道罗斯(Irwin Dorros)总结得非常透彻。 “我曾经3次出庭作证说,这将成为一场灾难。”81岁的道罗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灾难根本没有发生,我当时并未意识到竞争的力量。”(鼎宏)
成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