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诡事

来源:2020-07-30 21:42:14

我叫王文,是一个赤脚医生,虽然医术谈不上精通高明,不过在偏远山区应付一些小病伤痛还是绰绰有余了。

这一日,接连看了好几个病人,忙忙碌碌的就到了天黑。

其实我也早就习惯了,我没有别的本事,就靠着当初学的这点手艺混口饭吃,我也很知足了。

“王医生,忙完没有?”我正准备坐下休息,门外有人扯着嗓子就在喊。

我连忙应了几声,走出去一看,原来是隔壁村的李宝娃,他嘿嘿地笑了几声,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请我去给他爷爷看病,他爷爷李大爷身体一直都不好,我也去过好几回了。

我看了看时间,去隔壁村这一来一回的路程也比较远,怕是顾不上吃饭了,想了想,还是回来再吃吧。

于是我当即收拾了一下,带上箱子就跟着李宝娃上了路。

出门走了不多时天色已经黑尽,我打着手电走在李宝娃后面,农村晚上比较黑,我们这点光亮能勉强看清楚路,这也幸亏没有下雨,不然这路可更不好走了。

走了好一阵子,我们爬上了个山坡,这是去隔壁村的必经之路。

我这几年来来回回早就走习惯了,不过这李宝娃不常走,走得有些慢。

我大致问了些他爷爷的病情,还不算太严重,我也就放心了。

正打算再细问时,李宝娃突然愣在了原地,回头对我说“王医生,你看见没?”

我一头雾水,“看见什么,宝娃,你说啥呢?”

宝娃指着不远处颤颤悠悠的说:“那,那里有,有个人影!”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是几棵小矮树,并没有什么人啊,我拿手电照了照,确实没有什么人影。

“宝娃,你眼花了吧,这大晚上的山上哪里来什么人啊?”我拍了一下宝娃的肩膀。

“不,不是,真的王医生,我刚刚看到了。”宝娃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我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我往前走了几步拿起手电仔细照了照,这四周一片漆黑,除了有些杂草和一些散乱的石头外确实并无其他的东西。

我正准备回头,刚一转身直把我吓了一跳,这个李宝娃紧贴着我身后,杵在那里我正碰到他身上。

我是哭笑不得看着这个小子,怎么胆子这么小。

“没事,哪有什么人,快走吧”我扶了扶他,递给他一只烟。

宝娃接过烟点上,接着在前面带路,过了一会他回头对我说道“王医生,你听过没有,以前我爷爷给我讲过这山上闹鬼的事。”

我看着他笑了笑“宝娃你胡思乱想啥呢,你王大哥在这里也生活好几十年了,那都是编来吓唬人的!”

这宝娃一路上都唠唠叨叨闹鬼的事,好不容易终于到了他家。

我歇了一会就给他爷爷看起了病,确实不严重,只是风寒感冒了,我开了些药,便准备告辞回家。

李大爷赶紧吩咐宝娃把我拦了下来,非要留我吃了饭再走,我被这宝娃拉住也没办法,肚子也是正饿得慌,便点头留了下来。

吃饭间这宝娃又说起了刚刚的事情,我正准备再说他两句,李大爷却拉住了我,“王医生,看来那东西又出来了,可惜我老了不行了,你回去一定得小心。”

我正要开口说话,李大爷打住了我说道,“王医生,你也知道我以前是干啥的,这确实不是开玩笑。”

我寻思着,这一老一少可真是满脑子封建迷信思想。

这也难怪,李大爷年轻的时候,是我们这一带比较有名的风水先生,但凡丧葬、法事之类的事基本都是他在处理。

李大爷顿了顿回屋拿了个东西递给我说,“这东西你拿上,王医生你经常要走夜路,带上它能避邪挡煞。”

我看是一个小布包,面上画了些歪七八糟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符咒之类的东西,本来我并不想要,但是这老爷子死活非要我收下,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收了起来。

吃过饭,小坐了一会,我便起身告辞了。

李大爷吩咐宝娃送我回去,走到半路我把宝娃打发了回去,这小子胆子这么小,一会送了我回去,只怕他又回不来了。

宝娃如释重负,急急忙忙就跟我道了别,瞧他那样子,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了。

我打着手电一路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不一会儿就上了山坡。

此时我来了些尿意,四下看了看,脱下裤子就开始小起了便。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忽然“沙沙”的有些响动,一开始这声音并不大,我也没有在意,后来这声音越来越大,我吓了一跳,急忙提起裤子,拿手电照了过去。

手电照过之处,并无什么发现,我寻思这怕是蛇或者是耗子之类的吧。

正当我准备拿起箱子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这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一阵纳闷,这TM死耗子有完没完?

于是我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猛地扔了过去,但奇怪的是,刚扔出去一会,这石头却“刷”一下又滚到了我脚边上!

我当即心里“噔”了一下,一股子冷汗冒了出来。我想起了之前宝娃说的那个人影。

这不会是真的吧?

成均资讯网